印度投資人“入侵”中國VC

志象網 2019-06-17 07:53

編者按: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志象網,作者趙藝穎 Avanish,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過去幾年,中國、韓國和日本的風險投資基金都將目光對準了印度。到印度看項目,基本上成了各家風險投資的必修課。起初,這些基金往往是派投資人來印度短期出差,兩三個月就要來一次,跟本地創業團隊見面,了解印度的科技創業生態系統。

但越來越多的風險投資基金正在走得更遠。據志象網(The Passage)了解,至少有六家亞洲的風險投資基金正在印度建立本地化團隊,雇傭印度的風險投資人,更及時和深入地尋找投資機會。

其中,復星、順為等風投基金已經聘用了印度員工,還有更多的公司仍在尋找合適的人選。


復星銳正資本是最早的行動者之一。復星銳正在2017年聘用了Tej Kapoor,他此前曾是騰訊大股東、南非公司Naspers印度并購部門的負責人。

此外,日本風險基金Rebright Partners,聘請了Bhasin Singh擔任其印度業務主管;韓國基金Mirae Venture最近雇傭了Ashish Dave;中國的順為資本也有了Arpit Beri加入。

深耕印度


“聘請印度員工是因為這些基金都在印度下了決心。他們這是在表示,有專職的員工來看印度的投資是值得的,”印度風險投資基金Blume Ventures的合伙人Arpit Agarwal對志象網(The Passage)說。

在聘用了Kapoor之后,復星銳正在印度的投資才開始走上正軌,開始更系統性地關注在印度的投資。“他們希望在開始這里的投資之前,有一位本地的員工。”Kapoor告訴志象網(The Passage)。


Tej Kapoor


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沒有本地的風險投資人,亞洲其他基金也會繼續投資印度科技創業企業。但分析師、創業者和風險投資家都認為,這種情況很快就會改變。

2018年,中國風投基金在印度投資超過50億美元,超過了美國和日本。根據研究分析平臺Tracxn的數據,中國對印度創業生態系統的風險投資在2018年達到56億美元,相較之下,2017年為30億美元,2016年僅有6.68億美元。

鼎暉投資、韓國風險投資基金KIP、晨興創投等基金都在尋覓本地的人才。鼎暉投資今年計劃雇傭一名印度的風險投資人,而已投資多家印度公司的晨興創投目前正在尋找與實習生合作的機會。

Korean Investment Partners過去6個月以來一直在印度投資,目前正在積極尋找一位印度的風險投資人入伙。

“我很可能將在印度招募一位資深的投資人,負責我們的印度業務。我們希望這個人很有經驗。如果他(她)經驗比較少,那么這個人將在中國或韓國接受至少一年的培訓。培訓投資經理是非常昂貴的,我們預計將花費一到兩百萬美元來培訓一名投資人,”KIP中國合伙人王平對志象網(The Passage)說。

在地的優勢


風險債務基金Innoven Capital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Ashish Sharma認為,盡管最終的投資決策可能會由印度之外的總部做出,但這些亞洲風投基金確實需要在本地工作、離市場更近的人才。

“他們中的很多人只是出差來印度,見一些創業公司和投資人,感受一下印度市場,然后可能進行一項投資。如果印度成為他們整體戰略的一部分,我認為大多數風投基金都會考慮在印度本地雇傭員工。”Sharma對志象網(The Passage)說。

Sharma表示,這些基金可能會考慮雇用當地人才,或者也可能會將從北京或上海的派人常駐印度。

晨興創投的胡海川過去一年一直頻繁來往中國和印度,三個月前,他終于搬到了班加羅爾,經常在班加羅爾的聯合辦公場所WeWork工作。

胡海川告訴志象網(The Passage):“我們正在考慮聘用年輕實習生,這符合我們在印度市場的長期利益。”

鼎暉投資、啟明創投、順為資本等風投基金的投資人,每年都會到印度出差兩到三次,至少為期一個月,以尋找本地的投資機會。


順為資本Arpit Beri

總部位于上海的啟明創投合伙人黃佩華,上個月到了新德里和班加羅爾,與印度的創業者見面。她說,大多數時候,她都是通過其他已經投資了該公司的基金,和本地的創業公司搭上線。

啟明最近向總部位于班加羅爾的閱讀平臺Pratilip投資了一筆金額不詳的資金。這次,黃佩華還在新德里見了電商及物流平臺Elastic Run的創始人。

“我們第一次來到印度時,參觀了很多順為資本投資的公司,我們想利用它在印度的網絡。還有一個了解印度投資機會的好途徑是通過當地的風投公司,我們的一些合伙人與在這里的風投公司有著良好的關系。”黃佩華對志象網(The Passage)說。

Sharma認為,如果這些基金想掌握高質量的投資機會,那么它就必須靠近本地的市場。“那些已經在印度投資了的基金,無論如何都必須要雇傭當地的投資人,來管理投資、提供一些指導、參與董事會等。”

參與本地生態


Blume Ventures的Agarwal表示,由于大多數中國基金投資于A輪、B輪和C輪,即使它派人每個月在印度呆一周,也可以滿足投資需要。

“沒有人會因為待在印度就創造出新的投資機會,或者特別的投資機會。但如果有人在本地,就可以抽出時間與創業者見面,并參與到生態系統中來。”Agarwal說。

他相信,當投資人不僅僅是嚴格按計劃工作時,會有更多的可能出現。“有人在本地就可以去很多地方看看,20%更多的投資機會,否則就無法實現。”


Mirae投資的印度負責人Ashish Dave


復星銳正的Kapoor則認為,復星銳正聘用他,就是希望他能幫助基金在印度更快地增長。“他們想把自己在印度的投資帶到獨角獸的位置。比如Delhivery,現在已經是獨角獸了。我們不僅僅是給創業公司提供資金,也是為了幫助它們獲得更多的資源。”Kapoor說。

一位來自班加羅爾的風險投資人表示,未來一兩個季度,亞洲其他國家的基金將在印度極其活躍。

“對于印度的生態系統來說,有越來越多的投資者投資于科技主導的創業公司,這是一個好跡象。可以這么說,他們中的一些人顯然已經看到了未來的高速增長。這可能被視為一種潛在的雙贏合作。”這位投資人對志象網(The Passage)說。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今晚福彩开奖号码预测